将木子

每天都感觉自己是个小垃圾,看过人间失格吗?
我有一个...

© 将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

恶魔(主ASL 有一点点的索路)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告诉我,人类...是一种很脆弱的东西。

每次当我想要靠近的时候,他们总会一脸惊恐的跑开,有的胆大的会拿石头什么的来丢我。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种游戏,可当我听到他们嘴里的谩骂时,我便明白...这是来自人类本性的厌恶。

就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爱美,更何况丑陋到我这种地步...好像也活该被人厌弃。

可是...真的好不甘心啊!每一天接收到的内容,都只剩下了憎恶。就好像...除了被讨厌,我已经一无所有。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躲在树上乘凉。可是那个女孩却突然告诉我...

:“艾斯!我喜欢你!”

喜欢?听到那句话的我,会是什么反应?好像脑袋空荡荡的从树上掉了下来吧。然后...逃跑

我非常清楚的听到后面传来的笑声,也明白那不过是件大冒险游戏。可平时无论怎样都不会逃跑的我,却在听到女孩的那句话时,仓皇并且狼狈的跑了。

太阳很大,晒的我有些昏昏沉沉的。走了多久了?我蹲在巷子里,任凭脸上的泪水滑落,却不敢发出声响。人们说,带着面具的恶魔,从不会哭泣。

:“嘻嘻嘻~找到你了!艾斯!”那个男孩,带着搞笑的夜叉面具,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抬头望着他,一双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我的身影。

:“诶!乌索普说艾斯很可怕的!可是明明看起来只是小孩子嘛!”

:“你还不是一样!”我忍不住反驳他

:“我今年已经...已经...已经十二岁了!”

:“我今年十四岁”

:“那再等俩年,我就和艾斯你一样大了”

:“你个白痴!”

:“你才是白痴呢!”面前的小男孩气得俩边的脸蛋都鼓了起来,不过我很高兴,这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说过这么多的话。

:“我决定要和艾斯绝交一分钟!”

:“哦,不是朋友就不可以绝交了吧”

:“诶!我和艾斯不是朋友吗?!”

:“谁要和你这个白痴做朋友啦!”我觉得我要折服在这个白痴的脑回路下了。

:“那从现在开始,我和艾斯就是朋友了。你好,我叫蒙奇D路飞,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看着他伸出的手,我竟禁不住这般诱惑。

:“那从现在开始我要和艾斯绝交一分钟!”

......

这肯定是个白痴!

:“不过刚刚艾斯是在哭吗?”

......

:“肯定是在哭吧,每次爷爷打我的时候,我也会哭的。因为真的超级超级痛!”

......

:“啊~为什么艾斯都不说话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嘛”

......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没有肉吃,所以饿的说不出话了”

:“不是你说要绝交一分钟的吗?”

:“我...我才没说要跟艾斯绝交一分钟”(说谎的动作)

:“那你说说看吧,你到底来找我干什么”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找我,除非他们想向恶魔祈祷。

:“我想让艾斯救救萨博,因为乌索普说,这里只有艾斯一个恶魔。而且艾斯是超级超级厉害的!不过我以后一定会比艾斯还要厉害的!”路飞一脸信誓旦旦的说,不过我想他应该忘记了

:“你的代价”每个恶魔的交易,必须是平等的。因为做了亏本生意的恶魔,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填补那份空缺。

:“是我的心脏。”路飞笑着告诉我答案。他的那一脸笑盈盈的表情好像在说那给出的不过是一根头发而已。可事实上,那是一颗普通人没有了,就活不下去的心脏。

:“他在哪?”我开始好奇,能让这个小孩,毫无顾忌的献出心脏。是个怎样的人?

:“嗯...好像是左转吧?还是右转?直走好像也可以啦”才刚走出几步路,我们似乎就开始了迷路。

:“路飞!”

:“哦,索隆!”路飞快速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那个绿色头发的呆瓜。

:“这位是?”

:“他是艾斯!我刚刚在那里认识的朋友。”

:“奥,刚刚娜美说让你去找她。看样子,你是不是又弄坏了她的芭比裙了?”

:“诶!我以为那是抹布,明明颜色都差不多啦”

:“嗯”

:“路飞!索隆!”

“啪,嘭”

:“说谁的衣服像抹布呢!那可是老娘花了四千贝利才买到的北海式风格的裙子!”

:“!!!”

 说实话,自从这个女孩出现后,我突然觉得自己不那么可怕了。

至少现在的我,还没有一下子让这俩个小孩抱着脑袋蹲角落的本事。

:“诶?是要去找萨博吗?萨博的家是在北边吧”

......

我们最开始:小镇中心 我们现在:小镇南边 我们目标:小镇北边

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走错方向了吗!看了看我们一行人,那位“有点可怕”的女孩扶了扶额,便决定送我们三个人到达门口再离开了。

娜美:一个压根就没去过那个地方的不知道什么生物,一个超级无敌大白痴,还有直线都能走出N条路的超级大路痴。这让我怎么可能放下心。要是我们船长又丢了,那可是要浪费(默默拿出自己的小算盘)

:“你们不会害怕吗?”我这样问她

:“怎么可能会害怕啊?毕竟你是路飞的朋友”她好像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会害她一样,在我问那个问题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说出答案

因为...是朋友吗?

:“萨博!萨博!萨博!”

:“路飞”

小孩一路奔跑的扑到床上,俩只手微微撑起。

:“萨博,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路飞用那双黑色的眼睛看着床上的小孩,然后笑了一下又迅速的爬了下来。

:“艾斯!艾斯!我们去我的房间吧”我感觉到在路飞牵着我的手的时候,那个叫萨博的男孩,也将视线落在了我的手上。在他的身上,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同类气息。被惩罚了吗?

:“艾斯,我们开始吧”

......

:“为什么还要笑,你会死的”

:“诶?我会死吗?”他好像并不知道这个事实

:“被挖了心脏,每个人都会死吧”

:“哦,那还真是抱歉啊!索隆,帮我和娜美、乌索普他们说对不起吧”他转头对跟进来的绿色呆子又笑了。

:“白痴,你到底想干嘛!要说你自己去说。喂,那个带着面具的混蛋,我这个未来世界第一大剑豪的命,可比这个白痴值钱多了”

我看着他一脸愤怒的挡在路飞的面前,很明显,那个绿色头发的呆子,并不知道路飞做了什么。但是为什么听到他要去死时,他却那么激动?激动到...要代替他去死。

:“索隆,让开”

:“这是船长的命令”

船长?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有多大,但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呆子,抽出了剑单膝跪在旁边。

:“艾斯,拜托了”

仪式的过程很漫长,我看见那个呆子好几次想要冲过来,可那把剑挡住了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这样感觉着。

:“抱歉,我这个弟弟太任性了”就在我的手即将伸向那颗红扑扑的心脏时,一个声音从我的耳边响起,淡淡的星光组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形。

:“你叫艾斯对吧?那么艾斯,可以听我讲个故事吗?”

明明我是恶魔对吧,可是他说的话,好像有一种魔力。算了,反正我也很是无聊的,不是吗?

:“说起来,那个小孩有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名字,他也叫艾斯,波特卡斯艾斯。那个时候,他也才十岁,如果再长四年,他大概也就和你差不多高了吧。”

他沉默了一会,好像是在怀念。

:“如果没有他,我也不会遇到路飞。你知道吗?路飞他啊,一直以来身体都不是很好。如果没有大量的食物补充他体内所缺失的能量,不到三天,他就会死掉。而当时的艾斯,是完全没办法提供这样的需求的。更何况,他们的身后,还有那些坠落的人。所以,他拜托了我,用他的宝藏作为代价。可是现在,我已经撑不住了。这是一个不平等的交易,因为在这几年里,我付出了的...还有那份感情。还真是狼狈啊!到头什么都没有得到,我这个恶魔大概是恶魔史上最糟糕的恶魔了。艾斯!现在我将那份宝藏还给你。拜托了,好好对他,我亲爱的兄弟”越来越淡的星光对我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我有点迷茫。冲进脑海的记忆就像3D放映的电影,一点一点的向我诉说着遗失的过去。

虽然现在说这些话,已经晚了。不过萨博,真的很谢谢你。

落下的面具在接触到地板的那一刻,默默的碎掉。露出的那张脸,带着点雀斑,带着顽皮。

恶魔也需要信仰,也正因为有了信仰他们才会死亡。

我才在乎什么,我只要知道,那是我的弟弟。




作者:。。。。。。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感觉ooc的好严重啊...糟糕!是要死的感觉

评论 ( 2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