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木子

每天都感觉自己是个小垃圾,看过人间失格吗?
我有一个...

© 将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

鬼道

山治想,从什么时候开始遇到那个小鬼的?好像就在不久前的晚上,可是感觉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久到他有些放不下手...

那天雨不大,淅淅沥沥的小雨下的人心烦。他拎着一袋垃圾,盘算着明天要买的菜。如果不是那个小鬼的肚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他也不会注意到垃圾桶旁那个睡着的身影。不过,鬼也会肚子饿吗?还是应该说这样也能睡的着?

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他捡回家的是个小鬼,只是看不惯有人饿着肚子,也不想再花大价钱去周边的那些名而不实的店吃饭。于是没了办法,也不在乎多做一份饭。只是他的屋子一直没什么人来过,有点不大习惯。

扔了条毛巾给那个小鬼,结果反倒看不下去他那个傻兮兮的笑脸。烦躁的抓了抓脑袋,有些庆幸自己平时都有准备崭新的衣服。本来是打算出去面见可爱的lady们穿的,现在算是便宜了这个小鬼了。

说起来还没有问过他的名字,想了想又只是萍水相逢,也许以后也不会再见。

伴随着饭菜上桌的声响,浴室的流水声还在继续。山治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顾不上什么礼仪,在浴室的门前问着是否清醒。没有听到回应,就闯了进去。如果在以前有人告诉山治,人可以在洗澡的时候睡着。他一定会笑那个人白痴。可现在他却信了。

摸了摸额头,没有发烧。除了那泡得发白的肌肤,异常的只剩下他没有影子的问题。

山治的心理状态有些奇特,他的床第一次有一个除了他以外的人躺上。而那个人,不过是第一天认识的陌生人而已。

翻了翻自己的衣柜,找到了一件未开封过的小内内和一件很久以前臭老头买给他的恐龙睡衣。

别问他为什么臭老头那时候一定要买那一件,谁说小孩就一定要可爱的?!

闭着眼睛告诉自己,手下的不过是个木瓜,可是黑暗总能把剩余的四感放大。耳朵里好像听见那不轻不重的呼吸声,白皙的手指划过小麦色的肌肤,软的像一滩水。山治不得不承认,他对这种感觉有些上瘾了。特别是睁开眼睛看见,小鬼挥舞着手试图拍掉那只打扰了他睡觉的手时,可爱的让人想要犯罪。咳...可能是因为很少与人交流,山治想他可能需要一个室友来锻炼他的人际交往能力。

莫名的不想动,用手一戳一戳着那个嫩的出奇的脸蛋。心一下子的平静了下来,好像因为是船长吧。

等再睁眼时,那个小鬼已经不见了。就好像南柯一梦,除了手中的字条和那穿过的衣服,再没有什么能证明他的存在。

:“我叫蒙奇D路飞,做我的同伴吧,山治!”

(咳咳,本来做好长篇大论的打算。可是玩了会电脑就忘记该怎么写了...那什么,还是会要后续的...如果有人要看的话...我写的有点糟糕...)

评论 ( 1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