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木子

每天都感觉自己是个小垃圾,看过人间失格吗?
我有一个...

© 将木子 | Powered by LOFTER

美人鱼

当小家伙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岛上的研究员们简直要疯了!就连一向以高冷男神著称的特拉加法罗,也忍不住在饭后向着那片海跑去。


他简直太可爱了!


每一个见到他的研究员都忍不住为之赞叹。


而在小家伙告诉他们他叫路飞的时候,岛上的研究员们甚至差点感动的掉下眼泪。他们已经很久没遇到过像这样乖巧的美人鱼了,也只有唯一一个保持冷静的特拉加法罗能够继续他的研究。


不过显然就算再怎么善良的美人鱼,也不可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露出太多的消息。


但和另外俩条在这里居住已久的美人鱼比起来,小家伙路飞,应该算的上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他是唯一一个愿意主动在人类面前展现自己外貌的人鱼。那一头黑色的短发,和在左眼底下的疤痕,还有那顶看起来历史久远的草帽。成为了他的标记。


不过在人鱼生存法则中,同一片海在正常情况下只会拥有一位王,虽然艾斯和萨博是个意外,但这个意外显然不能出现第三个。


在最开始研究员们来到这时,他们试图在圣托里尼岛的附近建立人工岛试用于考察。但每一次的工程都会被巨大的海啸所吞噬,不过落水的人员和一些具有污染性的物品,都会被一群海豚拱上岸。


直到第四次的时候,研究员才从密布的无人机中搜查到这位大佬的身影。虽然只是模糊的影像,但除了特拉加法罗之外的研究员们,仅凭一张照片就原谅了艾斯的所作所为。


真的是太帅了!


那酷炫的短发再配上傲娇的表情,黑色的尾巴与暗色的大海交相辉映!


后来,艾斯除了艾斯这个称呼外,又多了一个叫做捣蛋的恶魔。


不过恶魔是不会有朋友的,男性人鱼一般都拥有着自己的领地意识。在先入为主的思想中研究员们都以为在这片海里只会有一只人鱼,而这只人鱼还不太友善。

几乎每一次他们出海探查之类的行动,都会遭到这位恶魔的阻拦。有时是鱼群,有时是鲨鱼。


直到后来在某一次恶魔的捣蛋行动中,研究员通过望远镜发现了另一条人鱼的身影。


银色的尾巴和金色的短发在空中闪烁了一下就游开了,最开始观察到的研究员还以为那只是自己的错觉。但秉着研究的原则,他去上报了。


然后通过呕心沥血的搜查,终于在2007号摄像机里捕捉到了那时的影像。放慢三倍之后,研究员发现那也是只美丽的人鱼,美丽的男美人鱼。


萨博是研究员通过他和艾斯相互呼唤的歌声而译出的,不过可惜的是自从那一次萨博出现打了一下艾斯的脑袋之后,他就又像以前一样没了身影,而艾斯的攻击也在不断的减少。


只要研究员的探查不侵犯到他的领域,就没什么问题。

而通过声呐的推测,研究员大致的推断出了艾斯和萨博的活动方式。在大多处时间里,他们会去海底的沉船附近找东西,或者在活动范围内放养一群味道鲜美的沙丁鱼。有时也会是其他的什么鱼,这取决于他们在一段时间里的口味如何。


有时研究员也会异想天开的试图用三文鱼之类的来钓上一位美人鱼,这种在一般情况下成功率为百分之零。但在夏其和贝波等人的怂恿下,罗一脸无奈的将自己的午饭挂了上去。究竟是哪个混蛋居然把肉和梅子干一起煮的!


然后被的多弗朗明哥嘲笑说是不懂美人鱼,毕竟所有的研究员都明白美人鱼从不喜欢食用死去的食物。


而罗也是知道,不过他又没有真的盼望着钓到一只美人鱼,除非那美人鱼是一只白痴。


然后罗看着自己钓上来的生物,一脸懵逼


原来白痴是不分种族的啊!

:”我叫蒙奇D路飞,是要成为这片海的主人”


:“它已经有主人了”


:“诶?”


为了防止小家伙乱跑跑进了艾斯的领域,罗在圣托里尼岛的附近圈了一小片海作为路飞的活动领域。这令一向四处流浪惯的路飞,感到很不自在。


而且他很讨厌那些试图摸他脑袋的人,他们难道不知道摸脑袋会长不高吗!也只有罗的靠近让他感觉好一点。

于是路飞的投喂任务就落到了罗的身上,最开始柯拉松是也想去的。但在他看到路飞之后,太过于激动。一个平地摔,摔到了路飞身上之后。他就被禁止了这项活动,除非罗在旁看着。

:“我叫特拉加法罗”

:“特拉…特拉…”

:”特拉加法罗”

:“啊——你的名字好难记啊,就叫你特拉男好了”

:“随便你”

……

经历了风平浪静的几天,在建立在joker出去浪的份上,罗与路飞的感情也日益深厚。至少路飞已经正式认可了罗的饲养员身份,每天三餐都准时出现。不过在平时他也会自己去捕猎,毕竟如果按路飞的食量来算是要以一天七餐为基础的。


然后在某天下午,一向以吃为人生大事的路飞难得的没出现。而习惯了身边有个混蛋在叽叽喳喳的罗,也难得感到不适应。


于是第二天,被回来的明哥狠狠的嘲笑了一番,那眼底下的黑眼圈又重了一分。


不过幸好的是当天早上,消失了半天的路飞又回来了。带着愉快的语调,向着罗歌颂着他昨天的所见所闻。

:“那个黑色头发的叫艾斯!他很强大,我想和他做朋友!他是我遇见的第一头人鱼,我超喜欢他!”


:“那我呢?”不知道为什么罗就是有点冲动的想知道答案

:“什么?特拉男也想和他做朋友吗?”


:“不是”他就不该对这个白痴带有希望


:”特拉男,这个给你,这是我跟着艾斯的时候碰见的最大的一条鱼了!其他的不小心被我吃掉了,只剩下这个了”


长期以来的相处,罗早就知道食物对这个贪吃的小鬼有多么重要,只是没想到他会送给他。下意识的的笑了一下,还真的是有点可爱。


:“哇!特拉男,你笑了!明明笑起来很好看嘛,为什么要经常面无表情的?”


大概是被罗又恢复了面瘫的状态给气到了,路飞做了个鬼脸,用尾巴甩了罗一身水,又快速的游走了。


不过那一个早上,连迟钝的柯拉松先生都能感觉到罗的心情不错。连joker的调戏,都能冷静的面对。


但这种情况真的只维持到了早上,等到中午的时候,一座名叫特拉加法罗的火山正式爆发了。


:“特拉男?”


没有说话,罗只是很仔细的翻看着路飞身上的伤口。已经有几片鳞片从伤口处脱落下来,每一次的触碰都能令路飞一阵颤栗。


天知道为什么人鱼这种生物为什么会对麻醉药具有着免疫的作用,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罗确实是心疼了。


好在在一旁帮忙的贝波可以吸引路飞的注意力。


:“你是特拉男身边会说话的熊!会骑独轮车吧!或者…嘶!好痛啊!”


:“草帽当家,你还没告诉我你的伤口,哪来的?”


:“只是我不小心被金枪鱼划了一下嘛!”


:“草帽当家,我记得我给你划定的区域内,并没有存在金枪鱼群。是艾斯?”


:“不是!只是我自己要跟着他的”


是吗?为了跟着他不惜让自己受伤……


:“船长?”


:“我出去透透气”


:“船长这是怎么了?”


:“迟来的青春期,估计是”

 

:“熊…”


:“我叫佩金”


:“特拉男是不是生气了?”


:“我想回海里…”


:“不行!”


:“特拉男?”


:“草帽当家,你现在给我乖乖的呆在这。我去给你找吃的”


:“好!我就知道特拉男最好了!”


吃饱喝足的路飞在特制的鱼缸里陷入了沉睡,也许是梦到什么,他轻轻的嘟囔着。


是在讲我的坏话吗?罗这样想着。虽然他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白皙的双手轻轻的抚摸着伤口,刚看到伤口时的愤怒,似乎还伴随着什么残留在心间。


一向直观的他,并没有回避自己的感情。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一只人鱼,还是个白痴人鱼。要是一个不小心被别人钓走,那可就糟糕了。但如果让他一直这样安静的呆着,就不是他了。


所以啊,我该拿你如何是好?我的草帽当家


第二天,红心研究团的研究员一脸懵逼的看着第一次早起的罗,不经陷入了深思。


究竟是地球要爆炸了,还是基德船长要死了?居然让严重起床气的罗早起!


这是他们没睡醒吧


而此时的罗正黑着脸给委屈巴巴的路飞做早餐


他需要充足的睡眠,可每次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所以每天早晨佩金他们总是在尽其所能的保持安静,要不然连续几天的视而不见就等着你呢。


可面对路飞,罗完全做不到这点。看着正学着用刀叉切割这片四分熟的牛排的路飞,罗一脸无奈。


:“特拉男,帮我”


:“你是怎么肯定我会帮你的?”


:“因为我知道特拉男最好了!所以一定会帮我的”


又是这种最好的理论,和白痴的笑….


:“给我,以后要吃的,我会准备”所以不需要离开


:“嘻嘻~最喜欢特拉男了!”

 

:“喂,夏其看见没有?船长脸红了!”

:“最开始好像是船长说不能和人鱼谈恋爱吧?”

:“因为船长说,人鱼很危险呢~”

:“居然能让我们的高冷男神沦陷,还真的是好危险啊—”

:“五十个俯卧撑,现在做起”


(先写这么多吧,后面哥哥桑也回出场的o(*////▽////*)q)

评论 ( 2 )
热度 ( 107 )